雙擊滾動屏幕當前位置:鄉村小說網 > 玄幻小說 > 混沌天行者 > 章節正文
二百一十二以開脈丹為賭
牛高馬大的沙哈,面對不準還手的陪練,左手還是習慣性的保持半屈的防御狀態,雙腳有節奏的跳動中右拳的打擊勢大力沉,每一拳基本都要逼退孫安平。

    比袁成只高一段,沙哈的爆發打擊力至少要高一千多公斤。孫安平估計他已經超過了金帶五段四千公斤的評定標準,不明白他為什么不注射六號針劑進階。

    薛若瓊安靜的走進戰臺包廂,后面跟了好幾個人。她爺爺薛衛國,姐姐薛羽舞,曾茜和他父親曾行俠以及姐夫肖志紅,蔡家國和他叔叔蔡偉。

    薛家姐妹還想暫時瞞著孫安平的事,蔡家國卻終于忍不住拉著叔叔找薛衛國告狀來了。

    蔡偉是薛老的徒弟,現任三號堡壘五三三旅的旅長,將級四段的實力。在薛老面前還是說得上話的。

    見軍政方面都有大佬進來,沙哈連忙住了手,蔡偉卻說道:“沙哈,你們繼續,將這一局打完。”沙哈哪敢不聽,一改之前有節奏的打法,步法和出拳都加快了一倍,主防御的左拳也加入了攻擊。

    孫安平穩步后退,并不慌亂。沙哈原來是個左撇子,左拳的暴擊力量更大。他應該是想訓練到兩只手力度基本平衡再進階將級。

    二十分鐘過去,第一局結束,孫安平被逼退了兩圈,身上汗水淋漓,但并沒有受傷。袁成付了孫安平整個下午的陪練費二十五金幣,陪著沙哈立即離開了。薛衛國和蔡偉的層次狂沙戰團還交結不上。

    薛衛國道:“蔡偉,怎樣?”

    “是個好苗子。老師,下個月的奪丹大賽可以給他一個名額。他若能取得一枚開脈丹,家國退出,否則,蔡家給出的開脈丹聘禮老師就收下。您看行嗎?”

    蔡家國急了,叔叔是來幫他,卻給了孫安平一個比賽名額,這算怎么個事?叫道:“叔叔,孫安平身份卑微,怎能配得上若瓊!同樣是開脈丹,他有什么資格和我比?”

    薛若瓊微仰起頭,道:“蔡家國,這是我個人的事,你難道配和孫安平比?就是安平沒有得到開脈丹,你蔡家的我也不會要,誰愛要誰要!”

    大家都驚呆了。薛衛國氣得手都發抖,抬手指著孫女好一會,終究沒舍得當眾開罵,甩下手,說:“蔡偉,就按你說的辦吧。羽瓊,比賽之前不許妹妹和他私下來往。這個任務就交給你了。”

    薛老發了話,直到三月十五號開學,沒人再找孫安平和他家里的麻煩,而薛若瓊亦是一面都沒有見到。

    孫安平升到了金帶二段,小腹內熱量團基本穩固,之后的進境應該會稍快,只金帶五段上需要較多時間的沉淀。

    三月開始他就不戴護具做金帶五段的陪練了,偶爾曾茜求他父親,將級二段的曾行俠和死黨對打,孫安平不戴護具能堅持一場半個小時,戴上護具則能挨打一個下午。

    開學第一天,薛若瓊就和曾茜私下換了座位。這可把曾茜高興壞了,一世人兩兄弟,女神被死黨搶跑了,若瓊的同桌可是校花之一的謝可。近水樓臺先得月不是?再近還能近得過同桌?

    蔡家國恨不得吃了孫安平,可薛若瓊一放學就乖乖回家了,怎不能告狀讓她棄學吧!

    想到五天后奪丹大賽就要開始,這口氣蔡家國忍了!叔叔可是為這該死的平民準備了幾重大禮呢!

    三月十六號,五三三旅一萬官兵開撥,堡壘的軍人一下子少了四分之一。蔡偉作為最高指揮官亦隨軍出征。

    奪丹大賽的預賽場地放在三號堡壘地下一層。來自整個星城三百七十個二十歲以下的武者七天內要決出兩百個正式比賽的名額。

    室內軍操場,十組人同時對戰。賽制規則是抽簽定對手,不準使用任何武器,其他不限,勝者晉級敗者淘汰。一號簽對三百七十號,以此類推。

    由于只要淘汰一百七十個,抽到一百七十一到二百號簽的三十人直接晉級。孫安平抽了個一百九十一號,這個編號在這次大賽中始終不變。而預賽這一輪他就直接輪空了。

    運氣好,原本預計要請假的這七天里也免了。看別人比賽?完全沒必要,二十歲以下的將級實力選手兩個巴掌都湊不齊,而孫安平已能抗衡將級低段可,只要堅持每天晚上四個小時挨打,孫安平還能穩穩提升。

    另外,課堂上與薛若瓊偶爾做一些不傷大雅的親密小動作,欣賞蔡家國苦大仇深的苦瓜臉上恨不得要吃人的兇狠眼神,孫安平覺得比看別人比賽更有意思。

    現在每天晚上都有不低于三十金幣的收入,第二天上學前孫安平都會一個不留的交給母親。除了六號針劑需要四千金幣,眼下孫安平無需用錢。

    四千金幣,就算父母沒有丟掉工作,五年時間都不一定能省出來,所以孫安平得靠自己掙來。

    “安平,今天我陪你去訓練場。”

    聽了若瓊的話,孫安平忍不住看了看薛羽瓊,薛羽瓊眉頭一軒,“看我干嘛!我每天當監護人,累了!老子今天約好了同學唱歌。”

    羽姐牛叉的一比,上了她像戰車一般的轎車揚長而去,將妹妹和孫安平扔在校門口。孫安平還在發愣之際,薛若瓊嫣然一笑,說:“安平,爺爺和大哥去河西開會了,家里就我和姐姐,還有保姆李媽。今天我請你吃飯,然后陪你去訓練場。”

    原來如此。孫安平道:“若瓊,晚飯還是我請。拳道訓練場給我配了營養餐,多你一個曾茜肯定也不敢收錢。”

    “小氣。”薛若瓊笑著嘀咕了一句。兩人牽手走遠,都沒注意到學校大門后面蔡家國陰沉著臉,眼光如要吃人一般。

    蔡家國回到空無一人的二班教室,拿出砥礪五手機撥電話。

    “家國,我在任務上,有話簡短說。”

    “叔叔,孫安平為什么抽了個輪空的號碼?您不是說……”

    “我都安排好了,急于一刻做什么。”蔡偉直接打斷了侄子沒有意義的話。

    “叔叔,你別掛。我想給拳道訓練場整點事,好不好辦?”

    “有點小麻煩。行了,我知道了,你不用管了。”

    拳道訓練場,小胖子曾茜殷勤的幫薛若瓊取這取那。原來以為只是兄弟間的一個玩笑,沒想到女神真的成了兄弟的女朋友,貌似還是女神倒追的。

    除了女神倒貼,死黨半年來的變化之大同樣令曾茜佩服的五體投地。半年前同為藍帶五段,現在孫安平能做將級二段的陪練,曾茜上的話只怕會被秒殺。

    一個好的陪練,給訓練場帶來的好處是顯而易見的。孫安平的營養餐就是曾行俠親自認可的。

    “你們,就不問問我和謝可發展的怎樣?”曾茜有點委屈,都換座位十多天了,這話還要自己來說,讓他感覺太沒有存在感了。

    “是啊,老想著有事忘了問你,你和謝可發展如何了?”

    死黨的捧場讓曾茜提起了興奮點,正待開口來個長篇,薛若瓊立馬潑冷水:“曾茜,你才十六歲多點,現在說這個還早吧!”

    曾茜瞪眼,女神也不能不講理吧,貌似你都要和死黨談婚論嫁了,擱我身上便是太早?

    還沒開口說話,地下層的保安小羅推開餐廳門跑進來:“少爺,不好了!疾風和狂沙的人在地下而層打群架,死了一個傷六個,現在還在對峙中。疾風的邁羅已報了軍法處。”

    “什么?!”曾茜臉都白了。夜場的訓練才剛剛開始,兩幫人火拼還出了人命,軍務處一介入,處罰和整改都是輕的了。

    要命的是兩個月的暫管還有三天結束,拳道訓練場是有股東的,曾茜的履歷留下一道黑記錄也就罷了,他父親曾行俠勢必要為這件事打出專門的解釋報告。

    “看看去!”孫安平站起身來。

    地下二層,最大的訓練房間,疾風和狂沙各有十來個人兩邊站著,好些人手里還拿了冷兵器。

    疾風以三隊長邁羅為首,狂沙領頭的素有兇名的泰米汗。兩隊人之間躺著三個人,狂沙的一個動也不動,疾風一個雙腿斷折,一個腦袋都開了一條裂縫,兩個都在掙動,但傷勢看上去極為嚴重。

    “叫救護了沒有?”曾茜雖然年紀小,這方面的事還是有點經驗。既然報了軍務處,訓練場能做的其實只有救死扶傷,了解事由的話都無需問了。

    兩伙人理都沒理曾茜,依然斗雞眼似的互相盯著。

    “羅哥,叫救護了沒有?”曾茜心里真慌,兩大戰團是拳道最大的客戶,出了這樣的大事他真不知怎么辦才好。偏偏今天他父親和幾個主要的人都去河西旁聽會議去了。

    “少爺,早就叫了,救護應該三五分鐘就到。”

    軍務處的人卻比救護還先到,是曾茜堂哥曾菁華陪同一起下來的。

    軍務處的人雷厲風行,連同已沒氣的地上三個人,三針應急活性激素打完,連擔架都不要,喝令兩伙人帶著自己的傷號,從進來到離開不超過十分鐘。

    離開時只為首的少校沖薛若瓊躬了躬身,叫了一聲薛小姐,并沒有多說別的。

    
上一章   返回目錄   下一章
 推薦的小說: 鄉村欲愛   鄉村女教師   師娘的誘惑   鄉村活寡   鄉村獵艷記   混沌天行者小說   混沌天行者全文閱讀  
广东麻将软件 深圳风采开奖结果33883333 福建体育彩票11选5现场开奖 怎样申购新股票流程 黑龙江快乐十分麻将 幸运飞艇冠亚和互刷 河北11选5技巧稳赚 期货股票配资平台排名 好运快3预测软件 权重蓝筹股有哪些股 秒速时时彩有官网吗 江苏11选5怎么选 上证指数2015年走势图 凤凰v彩江苏快3app f1赛车 辽宁11选5任选基本走势图 赢咖测速登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