雙擊滾動屏幕當前位置:鄉村小說網 > 穿越小說 > 帝少你被拉黑了 > 章節正文
第1095章聚集一堂,三人忌日
白初曉知道現在他們的身體狀況下不可能,“不管什么都能一起面對,你傷的程度,我想知道。”

    祁墨夜沒有很快回應,約莫十秒,他握著她的手,動了動,一點點和她十指相扣,掌心貼著掌心,“你只需看好的一面,所有不好的,我來面對就可以。”

    睡眠燈暖黃色的淺淺光暈下,白初曉一瞬不瞬地看著他。

    莫名感覺鼻子有些發酸。

    白初曉控制住情緒,“要不是有傷,我……”

    祁墨夜說完那些話,她腦海里只閃過一個念頭。

    睡、了、他!

    白初曉沒往下說,轉移話題,“好了,你睡吧,我不看。”

    “生氣了?”祁墨夜抬起她的下巴,讓她正視自己。

    “沒有,只是覺得可惜。”

    “可惜什么?”

    “美男在旁,只能看。”

    “……”

    祁墨夜聲音沉了幾分,“你再說一遍?”

    “我不。”白初曉咧著嘴笑。

    他懲罰性的,另一只放到她腰間的手,到了睡衣下擺處,探進去。

    白初曉來不及阻止,她愣了。

    她咬唇,生生壓下要發出來的聲音。

    祁墨夜也沒欺負狠她,適可而止,他語調很低,“有些話別亂說,你會后悔。”

    “……”

    白初曉翻了個身,背對著他。

    有什么好后悔,沒在怕的……

    這句話本來想說出來,但她好像啞巴,最終從心了!

    祁墨夜從后面抱她,白初曉能清楚感受他的心跳。

    幾分鐘后,她轉過來,面對他。

    兩人沒再說話,進入睡眠。

    ……

    第二天,天還沒亮,祁墨夜便離開北部。

    他把手機留給了白初曉。

    白初曉見到田旭,想跟他說句謝謝,但田旭似乎不需要。

    以他的性格,說了反而增加他的負擔,沒跟嚴夫人匯報,反而包庇。

    一起長大的,他們了解彼此。

    所以,白初曉對田旭笑了笑,沒說什么。

    白初曉恢復養傷的日子。

    時間過得很快,一晃幾天,到了13號。

    號下午,白初落從陽城來江城。

    五點,航班降落機場。

    祁家的人,也全員過來。

    鐘雅父親的忌日,只要鐘雅和祁項天,還有祁墨熠過來就行。

    祁海和林慧搭不上關系。

    年輕時,林慧和鐘雅關系很好,差不多是韓夫人他們的干女兒了,林慧重情重義,每年忌日,林慧都會和鐘雅一起來,帶上丈夫和孩子。

    大家聚集一堂。

    四個長輩氣質不凡,比年輕人的氣場更強,祁霆被鐘雅帶著,走在第一排。

    后面是祁墨熠,祁宸安,祁臨風。

    祁墨熠一席黑色西裝,黃金比例的身材,面容冷峻,眼神凌厲而冰冷。

    祁宸安和祁臨風,一個娛樂圈頂流,一個電競圈頂流,不管走到哪個城市,粉絲無處不在,尤其是娛樂圈祁宸安的粉絲。

    他們戴了墨鏡,稍微擋了下臉,即便如此,依然顯眼。

    一群人走出來,妥妥移動的風景線。

    白初落和祁家幾個人同一個航班,可頭等艙票沒了,白初落和他們不是一個艙。

    下飛機后,他們才看到對方。

    祁臨風初中跟白初落是同班同學,加上白初落是白初曉的姐姐,他單手插兜,墨鏡沒取,吊兒郎當的打招呼,“嗨。”

    祁家的四位長輩,紛紛看向白初落。

    先不說白初落是白初曉姐姐,白初落的大名,在陽城,他們不陌生。

    一個非常優秀的女孩。

    白初落推著行李箱走近,跟長輩們問好,“叔叔阿姨。”

    鐘雅知道白初落來江城,是父親和叔叔的忌日,“落落,北部有人來接機嗎,要不要跟我們一起走。”

    “有的,謝謝阿姨。”白初落婉拒。

    他們一起到了機場大廳。

    南北兩部的接機大隊,早已等候。

    戴信上前,接過白初落的行李箱。

    白初落禮貌跟祁家各位告別,然后朝門口的方向走。

    白初落穿著一件長款的白色呢子大衣,踩著黑色的高跟鞋,氣質絕佳,風格完美駕馭,從骨子里透出來的高貴范兒。

    鐘雅感慨,“白修,真是有兩個很優秀的女兒,誰家不羨?”

    尤其是他們這種沒女兒的。

    祁項天贊同,“嗯。”

    兒子一天天事多。

    “是啊。”祁海看著白初落的背影,“要是能當我們家兒媳婦就好了。”

    祁海回頭,看到祁臨風。

    他上下掃了幾眼,露出嫌棄,“你就算了,配不上人家。”

    祁臨風不以為然的嗤了聲。

    他還不愛呢。

    之后,祁海視線落到祁宸安身上。

    “嗯……”祁海很滿意,“小安,怎么樣,考不考慮追白大小姐?”

    林慧扯他的衣服,責備道:“別胡說八道,你難道沒看出來,小安有心上人了?”

    “真的假的?”祁海詫異。

    祁宸安:“真的。”

    “哪家姑娘?”祁海問。

    祁宸安抬手取下墨鏡,嘴角勾著一絲笑容,說到這個話題,眼底不知不覺染上溫柔之意,“江叔叔家的。”

    “……”

    祁海眼神復雜的看著祁宸安,“以前我都是開玩笑的,你真下手了?要是沒記錯,你比小然大五歲多,說說,從什么時候開始心懷不軌的?你可真是、真是……太懂事了!”

    祁宸安笑笑,沒說話。

    他們說說笑笑,一行人出機場。

    祁霆仰著頭,“爸爸,你說媽媽和三叔三嬸在這里,什么時候能見到。”

    祁墨熠:“明天。”

    鐘雅奇怪的看了眼祁墨熠,為什么說媽媽也在?

    祁墨熠言簡意賅,“歡歡是北部王牌。”

    長輩們:“……”

    真怕韓夫人氣出毛病。

    自從白初曉的身份曝光,韓夫人就很難接受了。

    現在沈歡也是北部王牌……

    一個兩個的,都去北部找媳婦兒。

    是不是注定南部跟北部,一輩子有千絲萬縷的糾纏,剪不斷?

    ……

    號晚上,嚴夫人和韓夫人都久久無法入睡。

    當年一切歷歷在目。

    漫漫長夜,這個晚上,其他人也各有心事,沒怎么睡好。

    翌日早晨,天空下起毛毛細雨。

    十點左右,南北兩部的車隊,壯觀出行,前往同一個墓園。

    而云族出來的車隊,目的地一樣是墓園。

    
上一章   返回目錄   下一章
 推薦的小說: 鄉村欲愛   鄉村女教師   師娘的誘惑   鄉村活寡   鄉村獵艷記   帝少你被拉黑了小說   帝少你被拉黑了全文閱讀  
广东麻将软件 明晚3d开奖号码多少 辽宁十一选五走势 银行基金配资业务 时时彩计划专业加强版 快乐十分摇奖机 股票分析大数据接口 北京pk10网站 河南快三豹子规律 青海11选五规则 5000元炒股一年赚多少 青海快3走势图今天快3 河北十一选五前三直 广西快三现场开奖 真准网内蒙古十一选五 浙江体彩6十1中奖规则与奖金 基金配资是什么意思